山沟

活着
文化背景
价值观念
发展
理解
帮助与作用
责任
意识
意识的进化
生活方式
为了什么
教育
压迫
工作
为了什么利益
世界属于有钱人
你真能选吗?
链接




广告
是不是他们自己的错?

也许,照片上的生活看起来很浪漫。但这个印象是假的。实际上,这里的自然环境非常不文明和部分可怕。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人当然也同样不文明,否则他们不能生存下去。这里环境的气氛虽然很特别,可是没有离开过这里的人无法意识到,他们感觉到并害怕的是“闷”。

像这里的照片那样在山沟里生活的人、生活方式在最近几千年都没有改变的这些人,他们都已经被城市人忘掉和不理解,甚至,忘掉和不理睬他们的人还以为着自己什么都认识。

被忘掉的人只认识自己周围的一个小环境,他们靠着它去生活并与它合作。他们认识的生活只是这种原始、艰苦、但没有幻想的。反而,以为认识了一切的城市人存在着很多关于世界的幻想。

被忘掉的人去生活只是为了生存本身,他们还不参与社会的建设过程。他们还没有获得认识,还没有认识到世界人民需要合作的必要、也还没有认识到人的欲望如何破坏了地球的资源。所以他们也还不能为我们的世界负责。

这个情况是几千年以来留下的,我们不要看不起这样的生活。

我们城市里的人有上网机会,我们不仅认识了这些世界的问题,我们的欲望也造成了这些问题。所以我们也要为世界的发展和我们的生活所造成的后果负责。

如果我们自己不是付出所能付出的一切,去避免所有的破坏,我们就要负责世界因为人过度的欲望而受到的损害。

由于我们现代世界的人都互相影响、互相依赖着去生活,我们也需要互相关心、为他人思考和做事。 我们需要成为一个全球合作、没有帮派和自私性的社会。

这是因为我们现代社会造成的全世界彼此的依赖和机会给了我们这样的一种选择:要么是像以前那样继续,使得我们互相破坏我们生活和生存的基础并感觉不到这一点,要么是完善自己,使得我们学会互相帮助并创造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更好的世界(社会)。

你想参与哪一类呢?你的选择不是通过说话的表达,而是通过你每天具体的做法做出的......

 

如果不是你,还有谁会负责?

如果每一个人都只考虑自己,一定会有一些人通过政治、经济等权力来剥夺大家,来争取一切能争取的。人性就是这样的。只要有机会,大部分人都会是这样做的。不少社会群也就发挥了这样的一种传统行为。每一个参加他们社会的人都尽量让别人依赖他,然后就利用别人来争取他所追求的东西。在这样的行为作为传统社会的国家里,因为依赖所以迫不得已做坏事情的人并不被看成坏人,反而逼迫(说服)别人是一种大家都看得起的能力。

在人与人之间的小范围内,这样的行为并不引起什么灾害,反而它还能作为调整社会的一种因素。但在国家或者国际的大平台上,这样的行为往往会引起大不公平,会引起多数人多余的苦难。我们需要一些愿意承受、愿意被社会排斥的人;需要一些因为替大家承担责任,所以被排斥的人(替大家承担责任的行为确实会使大家有排斥感,因为一个人承担的行为让大家很不舒服地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好)。为了大家而承担责任,这不是去做大家想让你做的,而是去做能支持整体发展的事,包括最适合人的一种交往。关键的应该是我们对待别人和环境的方式,不应该是财力或消费。

我们需要个别的人,需要尽可能多的个人来牺牲只为了自己的生活,来做谁都知道需要有人来做的事。因为通过这些人大家都能看到:只要是放弃个人的追求,就能做别人不敢碰的事,所以这些人的行为就会让无数的反对者和支持者出现。通过承担责任的这些个人的行为,真理就会表露出来。这是不容易接受的一种事实。但一个真正的行为者(行动者)所进入的心态却让自己感觉到:不承担责任的生活已经没有了意义。他会有一种总是想做多一点的愿望。普通的只为了自己的生活再也不会给他带来满足和幸福。虽然,在承担责任,做人类进化所需要的这个行为上,人会非常地孤独,但脱离这个行为也就等于脱离唯一的给人带来幸福的源泉。

当然,如果一个行为者不仅说些好听的话,而是在认识到某种需要之后就以他的行为来承担责任,很多人都会说他这样不负责任。那是因为为了整体(人类)发展的行为要破坏阻止整体发展的个人利益。一个行为者不会保护和维持为了个人从整体分出来的那种追求。所以,为了大家承担责任的行为者都会被评为破坏者。

但如果没有人来承担为了世界发展的责任,我们的地球就会变成一个很可怕的地方,一个自然资源已经被消耗的,人与人为了争取留下的资源就互相谋杀的地方。

我们能行动的方式很多,但为了环境、社会、穷人或者人类发展承担责任的这些人都有了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考虑个人(包括自己)的利益,也不考虑个人(包括自己)的感受。在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们都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与整体(大家)的联系,却意识不到自己的样子(形象)。在他们的想象中没有了自己的形象,只有了整体的形象来替代自己的。想象中的整体包容的越多,行动就越真实(纯洁),不要留下任何个人的目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个人要放弃对事情的控制,把我们对事情的控制都交给事情本身。如果是这样的,我们的行为就是被我们所见到的整体而引导的,使得我们对任何事情的反应也都变了,变成了受不到个人限制(害怕)的一种超人反应。在别人的眼光中,这看起来好像我们有了比别人更大的力量,更多的选择,但我们自己无法感到这些。感觉不到,是因为这个力量并不是我们自己的,而是属于整体的一种非个人的力量。它当然受不到只属于个人的限制。但是,只有我们放弃对事情的控制,只有我们去做属于这个力量的事,这种超出个人的力量才可能在我们的行为中发挥它的作用。只有我们对“把握结果”和“评价”这两件事情的放弃才能解放这个力量。


关于本网站          ©2005 版权所有
为什么还没有尝试去理解我们的世界,我们就已经破坏了它?